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师兄以身祭阵后 > 四、道侣/怨侣/见家长(不是)

四、道侣/怨侣/见家长(不是)

目录

    楚若空其实并没有具体的下一步的打算。www.fengshuang.me

    宗门已经发来好几个询问的传信了,都在问他在哪儿,是否安全,为何还不回去。

    他只报了平安,其余都没说。

    在别人眼中,他对段闻先做的事应该也很过分,但他无法解释,也不知道该把段闻先带去哪里。他时刻关注着段闻先的身体情况,害怕段闻先突然又变成尸傀师,或者得到其他的修炼方法,再次拥有伤害他人的能力。

    难以控制的野兽在打断双腿后,就应该永远被关在笼子里,不是吗?不管是他出去伤害别人,还是被别人伤害,都是不公平的事情。所以他必须守在段闻先身边,完全控制住他。

    【你不觉得你现在的想法有点……奇怪吗?】冬凌一言难尽。

    楚若空问它:“你也觉得我很变态?”

    【这倒也不是变不变态的问题,】冬凌长叹一口气,【我们让你回来是想让你爽一爽的,结果你怎么又把自己跟段闻先绑在一块了?你这样真的开心吗?】

    “……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开心。我只知道如果就这么放过他,我不放心。”

    【那就杀了他?】

    “不行,我说过不会杀他的。”

    说着说着,楚若空又有点低落:“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劲,什么都做不好。”

    【……也不是什么大事,算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余灯肯定会理解你的。】

    “真的吗?”

    【真的。】

    小楚这么单纯善良的人,难道还能干出什么坏事?

    小楚的确没有干坏事,但他不如去干坏事呢。

    段闻先养好伤除了丹田后,楚若空就强行把他带回了宗门。面对定海宗各位长辈小辈的盘问,他说:“这是我的道侣。”

    众人目瞪口呆。楚若空身后的段闻先被这句话惊得丹田抽痛,差点吐出血来。

    楚若空毫不在意。他甚至还若无其事地跟人聊了起来。

    “还没有结契。”“如果师尊同意,那什么时候结契都可以。”“对,他不是修士……没关系,我会保护好他的。”“嗯,他身体不太好……谢谢师姐,我会带他去看看的。”

    “修为?”终于有人问到了他骤然提升的修为,楚若空当然不能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我去了一趟噬月宗,突然就涨了一些。或许多实战就能增进修为吧。”

    段闻先知道他在说谎,从一张口就是谎言。www.cuiyun.me他没有拆穿对方,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楚若空这一早上着实又打破了他心里的印象,他原本以为楚若空应该是个不喜欢也不擅长撒谎的人。

    楚若空以前确实不喜欢说谎,但当他说出段闻先是自己道侣的时候,就发现说谎是一个能够减少麻烦的好方法。

    或许是得知了楚若空带道侣回宗门的消息,他师尊竟然也很快赶来了。对方同样是个天赋一般的修士,性格也十分平和,对于楚若空的谎言,他即使看出了疑点也没有拆穿,只是问:“你真的想和他结契?”

    这个问题,刚刚冬凌也在识海里问过他。

    面对冬凌这个知情人,楚若空诚实地回答了它:“我以前是真的想跟他做道侣的。”只是很快,他就意识到,段闻先这个人根本不懂感情。他只把楚若空当作自己的所有物,当作宠物,他根本不在乎楚若空的想法。

    “不过我以前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说了也是自讨没趣,自取其辱。

    “但他现在终于会听话了,”虽然是被迫的,或者说是被迫的才更好,楚若空说,“那我就满足一下以前的愿望。”

    楚若空是真的喜欢段闻先曾经装出来的样子。他的长相本来就斯文清秀,让人容易生出好感,加上他虽然并非出身富贵之家、但仍旧温文尔雅的举止,非常容易获得其他人的信任。

    不过现在楚若空把段闻先弄得很崩溃,对方连装装样子都不愿意。

    冬凌:好了,这下可以确认小楚是真的黑化了。

    但对于不知情的师尊,楚若空只能说一半留一半:“师尊,真的。我答应过会永远陪着他,应该没有比结契还要可靠的办法了。”

    “可你们才认识了多久?”师尊看着站在小徒弟身边的年轻人,对方没有丝毫灵力,看起来甚至还非常虚弱,“你才十五岁,怎么能结契?真是胡闹,明日我就将你父母请来。”

    十五岁?!

    段闻先诧异地看了楚若空一眼。他一直以为楚若空只是长相显小,根本没料到对方是真的年纪小……竟然还这么小!

    但他确定楚若空现在绝对不是十五岁应有的心境和修为,也不会是夺舍,因为每个宗门的护山大阵都能分辨出被夺舍的弟子。

    楚若空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的身体还很小。

    一听到师尊要告家长他就慌了:“师尊,不要告诉我爹娘,我……我会自己跟他们说的。”

    他竟然这么怕父母,段闻先想,这样看起来又像个小孩了。

    楚若空的师尊勉强同意了不告家长,但在他想让两个人避嫌分开住的时候,楚若空说什么也不肯让段闻先单独住,于是师尊气得拂袖而去。

    身体虚弱的段闻先早就累了,天还没黑就脸色苍白地靠在了床边。他看着平静在房间另一边打坐的楚若空,还是忍不住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楚若空睁开眼睛:“你是指什么?”

    “你才十五岁?”

    “不是,”楚若空说,“再过三个月就十六了。”

    段闻先知道了他不想说这个,又换了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的道侣?”与其说是道侣,不如说是仇人才对。

    “我不是说了吗,我要跟你结契。”他把结契说得像吃饭喝水一样平静。

    段闻先心里的疑惑多得让他冒火:“为什么?你不是非常恨我吗?”

    楚若空不怎么在意地瞟了他一样。

    “——我会永远守在你身边保护你,”楚若空说,“这是我的承诺,我又不像你,我不会说话不算话。”

    又被刺了一下的段闻先闭上了眼睛。

    却听楚若空问:“你不愿意吗?”

    在他丹田被废之前也许会乐意,但现在他又不是疯了,谁会愿意与仇人结契。

    段闻先睁开眼睛,眼神像要杀人:“不愿意。”

    楚若空却笑了:“那就好,你要是愿意,那我就不愿意了。”

    他在以段闻先的痛苦为乐。

    这让段闻先感到很不愉快的一天终于结束了。不如说,他从来都没有愉快过。

    段闻先反思了一下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无果。最后觉得不应该试图去理解疯子,等他重新有能力的时候杀了对方就行。

    没过几天,楚若空的父母就来了定海宗。大概是师尊被他气得狠了,决定还是要叫家长来管管这个突然不听话的小徒弟。

    母亲柳妙的问题就仔细了很多,比如他跟段闻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又是在哪儿认识的,是怎么有的感情,为何这就打算结契了。

    楚若空隐瞒了有关未来的事,老实交代了其他的问题,听得柳妙又惊又怒:“你师尊说你胡闹,我还以为只是小事。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段道友何其无辜,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娘,他是尸傀师,”楚若空有些无力,但仍旧坚持,“如果我不这样做,他以后会害死很多人。”甚至包括你们。

    “未来的事怎么说得准?更何况你已经废去了他的修为,为何非要把他困在身边?你说要与他结契,他同意吗?”

    “他不同意也没用。”楚若空变得有点叛逆,“我就是要跟他结契。”

    “不可能!”楚父终于听不下去了,“你才多大?结什么契?而且他是男的!我们不同意!”

    柳妙也道:“对,我们不同意。”

    场面一时陷入沉默。

    在里侧的房间当背景板的段闻先想,楚若空的父母看起来挺正常,为什么楚若空却是个疯子?

    柳妙努力平复心情,开始怀柔:“若空,我问你,你老实回答——你喜欢他吗?”

    段闻先以为楚若空会否认或者直接撒谎说喜欢,但楚若空顿了顿,却回答:“我不知道。”曾经喜欢过,但是更加痛恨过,这种恨让他无法放手,像是一道枷锁,让他们的命运紧紧相缠。

    不管是作为情人还是作为仇人,楚若空都忘不了段闻先。

    柳妙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之定然不是好事。她摸了摸儿子的脸,柔声说:“若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你自己还重要,我们希望你幸福快乐。我不知道你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但不管有什么事,娘都希望你以自己为重。如果不确定喜不喜欢,为什么非要把人绑在你身边呢?这样你们都不会开心的。”

    “娘,”楚若空知道自己又要让她失望了,“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开心,但我不会让他走的。”

    “为什么?”柳妙更加诧异,这完全不是曾经的乖孩子楚若空会说的话、做的事,“若空,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为什么要违背自己的本心做这样的事?”

    楚若空想对母亲笑一笑,但是却突然红了眼睛。母亲真的非常了解他,也非常理解他。所以他绝不能把段闻先这个隐患放虎归山。

    “娘,”他说得很认真,“你再相信我一次,相信我做的选择吧,我并不是冲动,也没有被任何事影响。我现在做的事,都是我现在能做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柳妙更加心疼了:“不能说吗?连娘亲也不能说?”

    楚若空点点头:“不能说。娘,对不起。”

    段闻先怔怔地坐在椅子上听他们谈话,然后听到楚若空的母亲叹了口气,温柔地说:“没关系,娘相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