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被校霸强制的小哑巴 > 6校霸醉酒玩弄小哑巴01

6校霸醉酒玩弄小哑巴01

目录

    自周五发现姜年身体的秘密那天起,姜年连续两个晚上都出现在了周哲远的梦里,导致周哲远连续几个晚上都睡不好。www.yuniwx.com

    梦里的周哲远把全身赤裸的姜年压在身下,他的性器在小哑巴软嫩的女穴中快速抽插。

    小哑巴喘着粗气,白皙的身子因羞涩覆上一层薄红,眼中噙着泪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身子随着他的肏干一颤一颤的发着抖。

    “操……”

    半夜被梦中香艳画面刺激醒来的周哲远低声咒骂了一声,起身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根香烟。

    周哲远半仰着头,一手抽着烟,一手撸动着硬得发胀的阴茎。

    他已经连续两个晚上都做了有关姜年的春梦,就连白天,脑海里也控制不住地浮现出小哑巴的身影。

    那天只是摸了摸小哑巴的屄,自己却莫名硬了的周哲远刚开始内心对此十分抵触。

    仅仅只是因为好奇才看了看双性人的身体,怎么就对一个男生出现了生理反应?这多少有些不正常。

    可那小哑巴是男的,他又不是同性恋……

    但接下来的几天里,一想到姜年腿心那处多于常人的粉色嫩屄,还有姜年在床上眼眶泛红,扯着他的衣角可怜兮兮望着他的那副模样,他就忍不住更硬了。

    周哲宇很快就为自己的反应找到了可以解释的依据,从广义上来说,姜年是双性人,那自己就不是同性恋。

    越想脑子越乱,所以周哲远干脆就不想了,他把周一的课给旷了,在家里企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混乱不堪的思绪。

    酒越饮越多,反之心底最原始的欲望随着醉意愈发膨胀。

    充满醉意的周哲远脑子里全是梦中和姜年做爱的画面。

    于是半醉半醒间,周哲远给姜年发了条短信。

    思绪回迁,此刻的周哲远正俯视着跪在他面前的小哑巴,醉意让他的眼神中充斥着露骨的欲念。www.yufouwx.com

    刚刚甩了他一巴掌的小哑巴现在正哭着扇着自己巴掌,企图以此来向他道歉,以此寻求他的放过。

    姜年脸上的嫩肉都被他自己扇得通红,微微肿了些,红润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说着些不能出声的口型。

    周哲远能大致能看出姜年口型想要传达的意思。

    [对不起]

    [求求你]

    周哲远盯着小哑巴的嘴唇眼神迷离地想着:要是姜年会说话,他的的求饶声该是什么样的?……

    ——

    姜年承担不起他的那些私密照流露出来的后果,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乞求周哲远能够放过他。

    姜年放弃了夺门而出动作,他转身回头,重新回到了周哲远面前。

    周哲远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玩弄他犹如践踏草地一般轻易,姜年鼻头一酸,直愣愣朝他跪了下去,掉着眼泪不停地扇着自己的脸,以此向周哲远认错。

    “别打了。”

    周哲远抓住姜年的手腕,将他整个人从地上拉起入怀,随后将人打横抱起,走向卧室。

    被扔上床的那一刻,姜年悬着的心终于死了,原本姜年还存留着周哲远能够放过他的一丝期待,现在全都同身上被周哲远撕碎的衣物一样碎成了渣。

    平日里姜年的力气就抵不过周哲远,更别提现在喝醉的周哲远,他现在就如同待宰的羊羔一般,被周哲远扒光了架去屠宰场,毫无反抗之力。

    姜年被压着趴在了床上,周哲远塞了个枕头垫在他腰下,还把他的手反扣在了腰后。

    即使几天前周哲远就强迫姜年展开双腿给他看了女屄,但再次看到姜年这异于常人之处时,周哲远的心静却截然不同。

    几天前的周哲远仅是抱着好奇与猎奇的心态,但现在,酒意涌上大脑,将周哲远的理智搅得混乱,此刻他只想把性器插入其中,狠狠地操弄对方。

    因为家里没有润滑液,周哲远便拿了床头的护手霜当做润滑剂,挤了些许在手上,随后打圈抹在了姜年的女屄口,随即试探性地将手指插入其中为即将挨肏的小屄扩张着。

    周哲远的手指灵巧剥开姜年那两片滑嫩的阴唇,朝内里伸去。

    刚开始是一根手指,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

    周哲远手指的接连入侵让姜年怕得瑟瑟发抖,身下的女屄也被按揉得湿漉漉的。

    “唔……”

    突然,插在女屄中的手指被尽数抽出,周哲远的阴茎抵上了屄口,不给姜年反应的时间,便不由分说的往里挤进。

    “啊哈……”姜年紧张得连带着下身也一起收缩起来,这让那未经人事的小屄本就狭小的甬道更加狭窄,夹得只放进了一个龟头便很难前进的周哲远也很不好受。

    得让小哑巴先放松下来才行。

    看着身下因害怕而不停颤抖着的人,周哲远‘啧’了一声,随后俯下身去,一手环抱在姜年胸前,一手抚上了姜年腿间的性器。

    “唔?”身下猝不及防被发烫的掌心握住,姜年骤然僵愣住。

    “哈……”周哲远喘了声粗气,俯身在姜年耳边说道:“放松些……不然我进不去……你的屄口太小了……”

    周哲远自认为他的手活很好,果不其然,姜年原本软榻的性器在他的揉弄下渐渐挺立了起来。

    感受到自己的性器在周哲远手中勃起,姜年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不,不应该这样的,明明不是自愿的,自己不应该起反应……

    周哲远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歇,他一手伺候着姜年的性器,一手在姜年的乳头周围打圈按揉。

    “呜呜……”姜年快要崩溃了,身下的快感确确实实因周哲远的动作而萌发,即使他心中再抵触这样的快意,但身体的诚实不会骗人,姜年很快被刺激得缴械了一次。

    精液射出来的那一刹那,姜年浑身都松懈了下来,趴在床上轻轻微颤,花穴也分泌出了一些淫液。

    周哲远抓住这一时机,双手握住姜年的腰,狠狠的一个挺进。

    阴茎冲破层层媚肉,顶开那层薄薄的阻碍,尽数埋入那湿热柔软的花穴当中。

    “嗬……啊……啊”

    虽然在被扔上床之后,姜年就已经做好了被周哲远强上的心理准备,但当事情真正发生时,被进入的那一瞬间,姜年还是感到不可置信。

    “呜呜呜……”

    下身的一股疼痛感席卷了姜年,他被压在周哲远身下动弹反抗不得,大腿和小腿皆因疼痛而发颤起来。

    好疼……好疼啊……

    姜年忍不住流出了泪水,呼吸中夹杂着哽咽。

    几丝红色的血水从二人的交合处顺着姜年的腿心流出。

    这样的场面让周哲远看了血脉偾张,他顶破了小哑巴的处女膜。

    这个认知让他埋在姜年女屄中的性器更加胀硬了几分。

    “呜呜呜……”

    姜年从喉咙中发出的哽咽声让周哲远的心莫名地软了些许。

    念在姜年是第一次,周哲远没有立刻挺动性器肏他,而是就这样插在姜年体内,抱着姜年,抚摸着他的性器,给了姜年适应和缓冲的时间。

    姜年的性器再度在周哲远手中硬起,前端的快感逐渐一点点瓦解了女穴疼痛。

    可姜年还是感到下体胀得很难受,他紧紧抓着床单,深深的大口呼吸着。

    过了片刻,在周哲远的抚摸下,姜年的呼吸起伏才逐渐平缓了过来。

    看起来像是适应了不少……周哲远亲了亲姜年的耳垂,难得地好言好语安慰了一句:“忍一忍,破处都这样,待会就舒服了。”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