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奇怪的室友(人外) > 第五章

第五章

目录

    宋赐在工位呆愣了好一会儿之后便一心扑到自己的策划案上面了,敢情自己直接上班摸鱼睡过去了,今天的策划案根本没开始动笔。www.qingshuang.me他拿起手机,看看现在的时间,打工人悲哀瞬间涌上心头,他没有闲工夫在乎他那诡异恶心的梦了,因为再不努力赶工,今天晚上又要加班了,这才是真实的当代打工人恐怖故事啊。

    时间紧,任务重,他中午就直接让齐桐帮他点了一份外卖。

    中午齐桐拎着外卖走到宋赐桌子旁边,说道:“点了一份冒菜,中辣,给你放这里了啊!”

    “谢了兄弟。”

    宋赐也是饿了,他放下手里的工作,麻利的打开外卖盒饭的盖子。

    不知为啥,宋赐闻到外卖油腻的味道就一阵阵的犯恶心,食欲一下子就退了,他强撑着吃了两口。“不行!”瞬间想吐,宋赐立马放下筷子,连滚带爬跑到卫生间吐了个昏天黑地。

    齐桐不放心的跟上来查看情况,等完事儿之后忍不住调侃道:“咋了兄弟,闻到味道就想吐,不知道的以为你怀孕孕吐呢。”

    宋赐这时正在漱口,闻言瞬间联想到那个诡异的梦,宋赐一阵恶寒,抬腿踹齐桐一脚,“滚蛋,净瞎说些没谱的。”

    恰在这时,齐桐突然掰过宋赐的身子,整个人压过去,埋首在他颈边嗅嗅。

    宋赐整个人被他卡到洗手台边上,上半身向后仰,颈边都能感觉到对方逐渐变的粗重的呼吸,他伸手在对方脑门一推,骂道:“我去!你神经病啊!你干什么?!”

    齐桐眼神还是有些不太清明,他被推开时甚至还侧脸在宋赐手上蹭了蹭。www.muxiage.com

    齐桐有些迷恋的说道:"你好香啊!宋赐。"说完还要再往宋赐身上凑。

    宋赐一阵恶寒,伸手接了一杯水就往齐桐脸上泼。

    “清醒了吗?”

    齐桐抹了一把脸,神色有些复杂变幻的看着宋赐,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说道:"嗯。"

    "怎么回事?"宋赐问道

    "不知道。就突然觉得你"齐桐心猿意马,支支吾吾没有接着说下去,他现在脸有点红,觉得面前的宋赐出奇的好看,不敢抬头和对方对视。

    宋赐倒是没空在乎对方那突如其来的少年怀春的心事,他好在吐完舒服了一些,下午宋赐紧赶慢赶完成了自己手上的企划案交上去,瘫坐在椅子上面摸鱼,静音开小窗在玩植物大战僵尸。

    下班了,宋赐莫名的抵触回家,他又想起了早上和室友那个莫名其妙的吻,他当时是为什么这样做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齐桐约他出去玩他也没有什么心情,他闷闷的选择在办公室加班。越想忽略,他的脑子就越被自己室友占据。

    然后宋赐就发现一个盲点,自己的室友好像不吃不喝,也能活着。自打见面,从没见过对方吃东西,唯一一次见对方有食欲,引起他食欲的对象还是自己。

    宋赐给自己思考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拿出电话打给齐桐,没一会儿对方接了。

    “齐桐,我最近在你家住几天方便吗?”

    齐桐那边很吵,像是在酒吧之类的场所,导致他没听清,于是宋赐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没问题啊,我”

    齐桐话还没说完,通话就中断了,有个空号插了进来,像闹鬼一样。

    宋赐直觉这是室友的电话,他想挂掉,却手一抖点了接通。

    “好晚了,你都不回家。”

    室友声音听上去有点幽怨。仿佛在控诉宋赐是个背着他偷人的渣男。

    宋赐正打算找个理由推脱一下说今晚不回家了,就听到对方的声音从话筒传来,“下雨了,我来你公司楼下接你。”

    宋赐往窗外一看,果然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天色已经黑了,路上行人都急匆匆的往家赶。

    “不用了,不用了!”宋赐连忙拒绝。

    “我已经到了。”

    “啊?”宋赐想问你怎么知道了我的工作地址,明明从来都没有提起过。

    宋赐躲无可躲,刚按电梯下楼,就看到展言站在不远处打伞等着他,看到他之后弯眼一笑,宋赐有点晃神,无论是不是人,但是他长得真好看啊。

    然后他看到室友撑伞走向自己,说:“走吧,我们回家。”语气温柔的过了头,在雨声中显得有些暧昧。

    展言只带了一个伞出来,好在这个伞够大,两个成年男人在伞下倒是不会被淋到。但空间也不富裕,两个人靠的很近,宋赐又闻到室友身上熟悉的味道,醍醐灌顶一般,他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觉得这味道熟悉了,这味道和怪物身上如出一辙,虽然只一瞬,但让宋赐的身体立马警觉了起来。

    “怎么了?”室友察觉到了宋赐微小的异常。

    “没事。”宋赐僵硬的回答。

    这时,他的手机微信响了一声,他拿出来一看,是齐桐发来的消息。

    “怎么不接我的电话?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我刚才话还没说完就给我挂了”

    可宋赐看了一下,根本没有电话打进来过啊!

    宋赐想打回去,可是根本打不通,明明自己手机刚充值了话费。

    室友这时在一旁插话,像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转过头黑漆漆的眼眸盯着他“我忘了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我叫展言。”

    “展言?"

    这个名字让宋赐心头一跳。

    他曾经认识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也叫展言,不过对方已经去世好久了,展言的去世是宋赐心底一直不愿回忆的事情。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