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公子 > 魈

目录

    1月前,璃月,绝云间

    飞流直下的瀑布溅起阵阵水花,发出清洌的声响,惹得清风嗡鸣,拂过一旁却砂木翠绿的枝丫,几片嫩叶随风飘散,吹到距离瀑布不远处,一方宁静的浅潭中。www.mieshishu.com

    浅潭尚未及膝,清澈的潭水毫无波澜,倒映着四周婆娑树影,以及一位少年清瘦的身形。

    那少年跪在水中,双手死死支撑着身体,金色的眸子写满了屈辱。他的脸朝着湖面,平静的水面映出他狼狈的面庞,和踏在他头顶的一只黑色长靴。

    似乎是踩得并不舒服,亦或是刻意的羞辱。长靴的主人丝毫没有考虑少年的感受,肆意碾动靴底,不断调整践踏的位置,靴底的纹路印在少年的头顶,不经意间将少年的头也压得更低了几分。

    长靴的主人,一位面容俊朗的橙发青年,正好整以暇地欣赏着那少年犹豫的神情。

    那青年另一只脚凌水而踏,神奇地浮在水面上,不曾沾染一滴潭水。那只长靴不偏不倚地横在少年面前,无论少年眼神如何躲闪,都能看到那洁净的靴面,随之不禁脸庞隐隐作痛,表情更加扭曲,似是勾起什么不好的回忆。

    时间慢慢流逝,青年有些不悦地加大脚上的力度,不顾少年拼命地抵抗,轻易将人踩入水中,直到少年整个头都没入水下,匍匐在自己靴底。

    平静的水面被打破,冒出一串气泡。

    “考虑得怎么样了?”

    “降魔大圣?”

    ……

    不久前,璃月,绝云间

    此时的魈尚未有丝毫狼狈,一头墨绿色发丝随风而动,额前有着几缕翠绿色挑染,衬得少年面庞更加灵动。他身着白色底衫,两条手臂裸露在外,裤腿在膝盖下方收紧,脚踩一双有着铁甲装饰的长靴,显得英气逼人。魈身周涌动着浓厚的仙气,那清冷的面庞没有任何神情,金色眸子淡漠地注视着瀑布下方的不速之客。

    一头张扬橙发的达达利亚,此时也只是斜倚在栈桥上,微微仰头,蓝色眼眸掠过头顶的少年。

    “我知道你,愚人众公子”

    魈淡淡开口,声音如潭水般清冽,不含任何感情,给人莫名的疏离感。

    “你来寻我,所为何事”

    听到问询,达达利亚并未急于回应,只是微微转身,正视上方少年模样的仙人。

    少年高居瀑布之上,单薄的身形隐于潺潺的流水之中,超脱尘世,如烟雾般缥缈。达达利亚向上望去,却看不清少年的容颜,只能感受到那毫无波动的视线,似是在睥睨什么尘埃般渺小的存在,无视一切凡人。

    达达利亚心情有些不爽,原本要出言调侃几句的想法,也被少年倨傲的态度打消了,心下只觉得无趣。

    “若无要事,就此退去”

    见下方那人久久没有回应,亦不曾离去,魈的声线微微下压,周身涌动起淡淡肃杀之气,似乎想让其知难而退。

    达达利亚轻笑一声,最后的兴致消磨殆尽,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上,紫色的元素力开始翻涌,穿着黑色长靴的脚尖轻轻扭转,顷刻从原地消失不见。

    就算是魈,也没看清对方的动作。

    一瞬间呆愣后,魈的眸色立刻沉了下去,略带慌乱地张望着四周。

    离开了?不对!

    一阵风吟声传来,似是一片树叶落在耳畔,惹起一阵酥麻,却让魈心下一惊。

    “你一向喜欢站这么高么?”

    磁性的嗓音传来,犹如恶魔的耳语。下一秒,魈猛然转身,双手护在胸前,堪堪挡下突如其来的一击,身形被剩余力道击飞出去,在空闪转几周后,方才找到平衡,落在瀑布下方的巨石上,随即抬头望去。

    刚刚还在栈桥上的达达利亚,此时已然出现在瀑布顶端,身上衣着已然变得一片漆黑,却又在转瞬间恢复原样。

    “不愧是璃月仙家”

    达达利亚嗤笑一声,扫视着下方的少年,眼中带着轻蔑,他的神情是那么的自然,仿佛这才是他原本应在的地方。

    仅仅一击,两人的位置就瞬间调换,魈成为了那个只能仰望的人,不再高高在上,而凡人之躯的达达利亚,却可以睥睨仙人。

    “无聊”

    魈淡淡开口,似乎对此并不在意,随即身形一闪,翠绿色的流光划过,猛然闪至空中。魈的手中多了一把碧绿色长枪,朝着瀑布顶端的那人攻去。然而,还未等他近身,一支泛着水光的箭矢猛然射来,魈面带懊恼,不得以停下攻势,回枪抵御箭矢。

    “两种元素力?”

    魈有些错愕地望着达达利亚,反手抵挡住接下来的几发箭矢,却始终没有机会冲上瀑布,与其正面对战。

    “无能”

    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烦躁,魈又侧身躲过一箭,刚想趁机反击,却发现瀑布之上的达达利亚,已经收起了长弓。

    晌午的日光投来,正恰好映射在达达利亚橙色的发丝间,散出缕缕金光,随着瀑布的水流冲下,与每一个水珠融合,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华丽,似乎搭起了一个盛大的舞台,只等主人公登场。

    达达利亚背对日光,如同带来光明的天神,丝毫没有将下方的仙人放在眼里。

    他纵身一跃,脚上的黑色长靴踏在湍急瀑布上,如同踩在平地。随着水流向下滑去,达达利亚高挑的身形如同游鱼,肆意地在急流中穿梭。他的身后激起千层浪花,恍惚间组成一条巨大的鲸鱼,张开血盆大口,率先向魈扑面而来。

    魈紧了紧手中的武器,脚尖在巨石上轻点,身形主动朝那巨大的鲸鱼掠去,长枪重重砸在鲸鱼的头顶。

    然而,意料之中的打击感并未传来,魈很轻易击溃那鲸鱼,随之被满天的水元素包裹。

    破碎的鲸鱼化作无数水花,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水团,将魈包裹其中。柔软的水花化解了魈全部的力道,就连身体也不紧变得绵软。

    魈的眼中似乎出现了奇怪的幻影,无数情绪占据了他的脑海,被魔神役使的屈辱,和伙伴并肩作战的畅快,站在帝君身后的骄傲,受业障折磨的痛苦,同异世旅者畅谈的欢喜……

    忽然,常年战斗的经验让魈警铃大作,思绪瞬间清醒,他摆脱四周的桎梏,奋力向水团外游去。

    然而,魈刚刚从那鲸鱼化作的水团中探出头,就看到达达利亚已踏水而来,近在咫尺。

    魈甚至没来得及看到那张俊美的面孔,只是看到对方那贴身的灰色长裤,勾勒出修长的腿部线条,以及脚下那双踏着浪花的黑色长靴。

    晶莹的水花在达达利亚脚底汇聚,滔天的波浪在他身侧护航,每一粒水滴都好像在为他欢呼,每一缕疾风都好像在为他战栗。

    他从水团上方掠过,未等魈有所反应,便抵达对方的面前,借着俯冲的力道,一脚踏在少年刚刚探出的脸上,在那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个方正的鞋印。

    浪花溅开,拂过达达利亚那张带着灿烂笑容的脸庞。

    这似乎不是在战斗,只是单纯地玩乐。www.yezhixuan.com

    空中的水团爆开,消失得无影无踪,少年仙人如同坠落的惊鸟,急速下坠,落入下方的水域。

    “好弱,仙人就这点实力吗”

    一个完美的空翻后,达达利亚优雅地落在岸边,寻了一块巨大的石块径自坐下,双腿在面前交叠,轻蔑地看了一眼在水中狼狈起身的魈,嘲讽开口。

    “再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吧”

    “你…”

    魈眼中充斥着愤怒,面色也不如开始时的淡漠,而是充斥着不甘和懊悔。

    虽说是自己一时轻敌,但对方倨傲的态度,那种闲庭信步的从容感,让他更为恼火。

    甚至,魈亲眼看着,达达利亚抬起脚,将靴底与自己脸上的鞋印比对,似乎是在欣赏什么杰作。

    他将手摊在面前,一副绿色的傩面凭空出现,上面印着狰狞的恶鬼,双眼泛起金色凶光。

    “靖妖傩舞”

    刹那间,魈身周的元素力飞速流转,空中狂风大作,几乎要将四周草木连根拔起。他的长枪指向面前的达达利亚,带起的劲风几乎要把空间撕碎。

    “呦”

    达达利亚面带嗤笑,并未因周遭环境巨变而有半分紧张。

    他身周的元素力也骤然拔高,甚至比魈的仙力更加强大,一套来自地狱般幽深的战甲附着在身上,严丝合缝地包裹上了每一寸肌肉,那俊美的脸上出现一副猩红的面具,手上凭空唤出一把双刃长刀。

    与此同时,他的身形骤变,原本接近两米的身体,忽地暴涨至五米以上,如同遗迹重机般高大。而他的身形依旧修长挺拔,流畅的肌肉线条遍布全身,丝毫不显臃肿。

    那同样巨大化了的鞋底,在地上留下两个深坑后,脚尖离开地面,悬浮在空中。

    方才爆发气势的魈瞬间显得萎靡,他看着那凡人的躯体,突然变得如同远古魔神般雄伟,眼中不自觉流露出恐惧。

    巨大的身高差距,显得魈更加渺小,即便来到了岸上,竟也不及对方的膝盖处,像一只微小的蚂蚁,在对抗强大的野兽。

    这般的羞辱让魈更加愤怒,他咬紧牙关,眼中的恐惧消失不见。跃至空中,魈手中长枪飞舞,与达达利亚战到一起。

    纵是远古魔神,魈也敢与其一战,更何况,眼前只是一个不知用了什么秘法的凡人。

    电光石火之间,两道身影在空中不停交手,彼此的武器无数次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不同的元素力化作实体,肆意席卷周边,一块块顽石崩裂,一颗颗巨木倒塌,激战的声响贯彻整个绝云间。林间野兽惊起逃窜,各色流光在空中飞蹿,天地甚至都因此震颤。

    瞬息之间,二人便战至一处浅潭,相对无言。

    狂风慢慢止息,两人的眼中闪过不同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