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他的身上有条龙 > 1 女友劈腿黑人,让我去非洲救她?

1 女友劈腿黑人,让我去非洲救她?

目录

    22岁那年,我的女朋友跟黑人跑了,至今了无音讯,现在想起来,我的心还在刺痛。

    ......

    我的女朋友是个大学生,而我仅仅是初中毕业。

    为此,我每每跟别人谈起这个女朋友的时候,心里就会感到自豪。

    她的名字叫沈瑶,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看见她在跟黑车司机吵架,那小小的身板,可爱的脸蛋,一瞧就惹人怜爱,于是我过去帮了她的忙,继而要到了联系方式,一来一往就有了交集。

    她家里很穷,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刚刚进入大学,学费是高利贷借来的,生活费完全没有,打算自己去做兼职挣。

    当时的我,刚刚结算了工地的工资,小一万块钱,一咬牙,自己留了八百生活费,就全部寄给了她。

    从此我们的关系就越来越好。

    干工地的男人,个个都渴望女人,而我是所有人当中,唯一拥有女朋友的人,每每我拿出女友可爱的照片,那群光棍工友们,都蜂拥般地围了上来,看着周围人羡慕的眼神,我的心里对这个女友就更是疼爱了。

    但每到放假,却是我最难受的时候。

    工地周围,有很多不正规的洗发店,足浴店,里面的洗头小妹个个穿得妖艳,站在门口接客,单身的工友们,每次都会去那里面“吃快餐”。

    回来的时候,还发出兴奋的鬼叫,在工棚讲解各种细节,当有人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时候,问我是怎么跟我女朋友亲热的,我就脸红。

    想想跟女朋友交往三年了,我给她寄过很多钱,而且有一次国庆,我还回她的老家见了她的父母,可以说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但我却碰都没碰她一下。

    记得有一次走在街上,我鼓起勇气,去牵她的手,但她却反应剧烈,一下子把我给推开了,后来她解释说,是怕她同学看见。

    我知道自己初中毕业没有文化,还在工地干活,平时穿得也脏兮兮的,但我靠自己赚钱,给她解决了学费和生活费,我付出了这么多,她不应该这么嫌弃我。

    所以我决定,鼓起勇气跟她进一步加深关系,最好可以亲热亲热,毕竟我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终于,我等来了机会!

    工地周末结工,我拿到了半年的工资,而她也刚好周末放假,我跟她约定好,在一条小吃街周围一起吃饭,顺便给她生活费。

    而那条小吃街就在大学城附近,周围有很多宾馆,来来往往的学生很多。

    再次看见沈瑶的时候,我的心又慌张又幸福,她又变漂亮了,白衬衣,加上JK裙,腿上还套着黑色丝袜,她打扮得很时尚,而我就是普通的T恤加牛仔裤,穿得像条土狗。

    等我激动地跑到她身边时,却发现沈瑶的旁边,还有一个姑娘,短头发,穿着洛丽塔,和白丝。

    “这是我哥。”

    沈瑶指着我朝她同行的女伴说道。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们交往了三年,她从未带我去认识她的朋友,今天还不容易见一面,她还指着我,跟别人说自己是她哥。

    瞬间,我看她的眼神也冷漠了三分。

    沈瑶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情绪,连忙支开了那个女伴。

    “你先去陪杰克,我跟我哥说会儿话!”

    女伴嫌弃地盯了我一眼,为了跟沈瑶见面,我是特地洗了澡过来的,虽然比在工地干净不少,但在她眼里看来,也是脏兮兮的。

    “张伟,你没有微信吗?你没有银行卡吗?不知道直接把钱转给我,非要拿现金?”

    几个月没见沈瑶了,她的脾气变得很大。

    对着我就是一顿质疑。

    “工地一向都是发现金的,以前不是都这样吗?”

    我冷静地解释起来,我没有忘记我来见沈瑶是干嘛的。

    我想跟她亲热,我想跟她坐实情侣关系,我想跟她结婚!

    不知道为什么,我头脑一时发热,跟她走在一起的时候,我的手时不时地去碰她的手指。

    最后,我竟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

    但沈瑶的反抗,却让我死了心。

    “你特么!”

    “有病是吧,别碰我!你真脏!”

    沈瑶像踩着一颗钉子那样,反应剧烈,退后了四五步,嘴里还不断吐着脏话。

    这一刻,我终于看清了她。

    她嫌我脏!

    我没有说话,认清了现实,转身就离开了。

    背后,沈瑶一直在叫我的名字。

    “张伟!张伟!!”

    甩掉沈瑶之后,一向节俭的我,竟然闯进了一家高档酒吧,我只想给自己灌酒,把自己给灌醒!

    这酒吧距离沈瑶的学校不远,所以这里也有很多大学生。

    我坐在角落,跟这群衣着时尚的大学生显得格格不入。

    就好像,我跟沈瑶一样,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可是,就在我进来没有十分钟,门口就进来一个乌漆麻黑的黑人。

    我很少看见外国人,所以就特别注意了一下。

    但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那个黑人身边,有两个身材娇小的美女。

    一个穿着JK,一个穿着洛丽塔!

    那个穿着JK的女人,就是我的女朋友沈瑶!

    那个黑人,塌鼻子凸眼睛,嘴边的胡须甚至还有苍蝇在爬,脑袋上的卷毛秃一块,长一块,体型也很胖,水桶腰,短粗腿,皮肤跟烧焦了一样,简直丑到了极点!

    我看见沈瑶搂着黑人的摇杆,扭扭捏捏的,跟只宠物一样,在黑人面前献媚。

    而那个黑人,还时不时地用他那只脏手,在沈瑶的身上不断探索!

    坐在角落的我,着实有点想吐!

    尼玛黑人比我干净是吧?

    老子供你读书三年,连只手都不肯牵,你碰见个黑人,就跟只发情的母猫似的,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我强忍住心里的疼痛,端起面前的一杯酒,直接往喉咙灌了下去。

    从此发誓,断了跟这个女人的联系。

    ......

    一年以后,我靠着踏实努力,拉拢了一群工友,组建了自己的施工队,当上了小包工头,得益于房地产的发展,我手上的项目多到数不清,我常年在好几个城市辗转,终于手上也赚了点钱。

    然而在一天夜里,我带着工友收工回来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张伟!你来救我!我是沈瑶,在非洲赞比亚,我被人骗到这里来了......”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