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有钱真的很快乐[快穿] > 第 68 章 天灾后,我零元购暴富了(十五)

第 68 章 天灾后,我零元购暴富了(十五)

目录

    “咚咚咚。”

    门口的人又重重拍了几下房门,虽然心理上很想往后看一眼,却因为恐惧的缘故,强撑着克制住了这种冲动。

    “楼长,楼长。”

    似乎是担心房间里的人没有听见,他扯着嗓子又喊了好几声。

    隔着房门,听不到任何脚步靠近的声音。

    难道不在家?可这种情况下,谁会随便串门呢,就算于磊出去找人商量事,他的父母总该在家吧。

    门口的人越来越急,额头冒出阵阵虚汗,不断用身上那件带着潮气的衣袖擦拭。

    不对劲!

    于磊眉头紧簇,心如擂鼓。

    他蹑手蹑脚后退几步回到餐桌。

    “爸妈,你们快点进屋,找东西把房门堵住,别啰嗦,快。”

    他推搡着两个老人,于家二老也没有磨磨蹭蹭说一些矫情的话,赶紧回房,心里盼望着只是虚惊一场。

    见父母回了房间,又听见重物移动的声音,他立马拿出对讲机。

    “出事了,怀疑有人进入了五号楼,现在就在我家外面守着,十三楼以下的住户可能已经被挟持。”

    这个对讲机,是他最开始和尤绒绒他们组队的时候,在一家户外探险店里发现的,当时一共找到四个,因为邱家兄弟大多时候形影不离,所以他们兄弟俩只拿了一个,剩下的三个分别到了他们几人手中,即便后来于磊和他们拆伙,这个对讲机他们也没有要回去。

    这个时候,对讲机派上了用场。

    于磊简单讲述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并没有长篇累牍讲述自己有这个猜测的原因,说完就放下了对讲机,但是没有结束通话。

    其实原因很简单,虽然他现在是五号楼的楼长,但并不是楼里所有人,都会喊楼长这个称呼。

    特别是一些上了年纪的长辈,见到他时,依旧小磊小于之类的喊着。

    现在站在他门口的那个住在十一楼的男人,也是组队外出的成员之一,四十出头的年纪,之前好像是中学的体育老师,身手好,有点大男子主义,对他这个胖墩墩的,只是因为人缘好被推选成功的楼长并不服气。

    这还是他第一次喊他楼长。

    做完这些,他先是在门下放了一个门阻器,接着又使出吃奶的力气,将边上的柜子、铁架挪到门后,然后拿起放在门边的铜锣,走到阳台,用力敲打。

    锣鼓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下格外刺耳,传播力也够强,别说五号楼了,附近的几栋楼也全都听见了。

    这是五号楼互助互救联盟刚成立的时候,就商量好的紧急通知方式,锣鼓是从一处民乐店找到的,除了几面铜锣,还有唢呐等音量特别高的乐器。

    “艹!暴露了!”

    房门后重物移动的沉重声音已经引起躲在转角处的那些人的注意,现在铜锣声一响,更是让他们清楚自己暴露了。

    但他们还是不清楚,于磊到底是怎么猜到的,明明他们让这

    栋楼的人来敲门,而自己躲在猫眼看不见的死角。

    就他们的观察,刚刚敲门的那个人也没耍花招,更何况对方的妻儿还在自己手中,谅他也不敢乱来。

    但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既然不能骗他上钩,那就硬闯。

    几个男人从拐角处冲出来,手持锤子斧子开始破坏房门,还有十几人往上跑,准备在楼里的反应过来之前,尽可能控制更多的人,削减他们的实力。

    1303住着六口人,一对老夫妻,他们大女儿一家三口,还有一个三十来岁,却没有成家的儿子,隔壁闹出这样大的动静,他们最先注意到。

    几乎同一时间,他们就拿起了身边的武器,菜刀、铁棍之类的,还有一些自制的辣椒水。

    年长的老太太抱着年幼的外孙女慌忙跑进最里面的卧室,反锁住房门。

    “怎么办?咱们怎么办?”

    别看这家三个男人,年纪最大的老头其实也不到六十,身体并不算差,但唯一能靠得住的,只有这家的女婿,他也是家里唯一报名出去搜寻过物资的成员。

    这会儿老丈人和小舅子虽然拿着武器,却两股战战,双手抖得几乎捏不住手里的菜刀,看起来还不如这家的女儿胆子大。

    “到底是什么人啊?”

    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小舅子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要不咱们投降吧?”

    “砰——砰——”

    大门被重击的声音好像敲在了房间里每个人的胸膛上,感觉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

    三两下,并不坚固的大门就被砸出一个大洞,几张凶神恶煞的面孔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投降,投降吧!我不想死!”

    小舅子扯了扯姐夫的衣袖,手里的刀哐当一声砸在地面上,差点就把脚趾头给削掉了。

    他不知道这些人什么来历,可他们人那么多,光站在门口的挤挤攘攘就有五六张脸,每一个看起来都不好惹,更别提那一阵阵好像就在耳边的急促脚步声,还有更多的人在往楼上跑。

    他们家里就那么几个人,能打得过他们吗?

    还不如投降,没准那些人拿了物资,就会放过他们。

    类似的场景也在其他房间里上演着。

    锣鼓声响起的第一时间,大家就意识到敌袭了,虽然通讯早就停止,大部分人也已经用光了充电宝里最后一点电量,手机早就已经无法启动,但这样紧绷的情绪下,不少人还是下意识的不断按着手机上的按键,想要报警。

    怎么办,怎么办?

    这是每个人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虽然之前几次开会的时候,于磊都给大家讲述过应对方法,也无数次说过遇到这种情况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散沙一扬就散,只有所有人都站出来抵御外敌,才能击退恶人,可真遇到了这种情况,绝大多数普通人还是没有反抗的勇气。

    “妈,我去看看。”

    一个住在高楼的青年拿着武器就准备出门

    ,可惜被他妈紧紧抱住腰。

    “不能出去不能出去,还不知道来了多少人呢,你要是出去就没命了,到时候你让妈怎么活啊!”

    老太太带着哭腔,害怕的拦住儿子。

    “要是所有人都不站出来,就在家里龟缩着,他们上来的时候,就我和你们俩老的,不是坐等被抓的结果吗?”

    青年无奈的说道,他已经随小队出去过好几趟了,清楚的知道外面的情况。

    别看他们这几天每趟出去都有收获,只有出去的人才知道,搜寻物资一天比一天难了。

    政府发了大量的橡皮艇,组团出门搜刮物资的小队越来越多,还有一些在政府之前,就已经开始行动,规模更大的私人组织,他们拥有更精良的武器,有一些物资充盈的地盘,甚至被他们划道占领,根本不允许他们这样的小团体靠近。

    因为能搜寻的地盘有限,很多都已经被好几拨人搜刮过的缘故,他们能找到的物资更少,还得提防那些自己不努力,专门抢劫来往船只,试图不劳而获的黑团伙。

    他曾亲眼看见过一个和他们五号楼类似,全部由小区内邻居组成的小队,在遇到抢劫的时候,两个人跟劫匪拼命,剩下的人吓得四窜而逃,结果被人轻而易举的击破,拼命的人被砍死了,剩下的人倒是没死,被抢光物资和船只,丢进水里。

    看似这些人更聪明,没准还能侥幸保住一条命,可以后呢,每一次都逃,就算不被坏人害死,早晚也会饿死。

    如果那个时候,他们不选择逃跑,而是像死掉的那两个人一样跟对面的人硬拼,大家手里拿着类似的武器,你不要命,对面的坏人还想活呢,这年头,就是横的怕不要命的,除非对方手里有枪,或者他们的人数远远超出了己方实力,要不然次次不团结的投降,只是另类的自取死路。

    “我不管,反正我不许你出去,谁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老太太听不懂儿子的话,也不想懂。

    “他们难道还真敢杀人吗?到时候我和你爸挡在前面,看他们敢不敢对老头老太太动手。”

    此时此刻,青年很后悔当初怕父母担心,不敢将外面的情况讲述给二老听,所有的描述都在几番修饰。

    “我们在21楼,于哥家在十三楼,那些人就算进来了,也没那么快到咱们这一层,我不往下跑,我去楼上找人。”

    青年表示,自己并不是那种莽撞的性子,准备现在就下去找坏人拼命。

    他只是想着往楼上喊人,到时候集齐更多的力量,如果对方人少,他们可以将他们逼退,如果对方实力强,还携带肉/体挡不住的火力,他们也可以仗着人数跟对方谈判。

    现在这种情况,对方总不至于杀掉整栋楼的住户吧?如果真的这么做,送物资的救援队肯定会注意到,死了那么多的人,为了稳定秩序,政府也会抽调人手调查。

    而且真要杀掉那么多人,对方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青年觉得,那伙人最大的目的应该还是求

    财(),所以他觉得自己大概率不会有事。

    可惜他被老太太抱得死死的(),一旁的老爷子也过来将人抱紧,两个人一起使力,让他动弹不得。

    随着铜锣声响起了无数尖叫惊呼的声音,几乎都来自底下的楼层。

    更往上的,还没有受到直接的威胁,他们中一部分人选择当缩头乌龟,不断搬运家具想将房门牢牢堵住,还有一部分像那个青年一样,想出去看看,却被家人拦住。

    但也有那么一部分人,拿着武器,背着家里最宝贝的物资,不断往高处跑,每上一层,都会敲响那一侧的两间房门,简单急促的说明自己的想法,让那两家胆子大,也有力气的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