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僵尸修仙在都市 > 第十一章 计划的第一步

第十一章 计划的第一步

目录

    “程老师,怎么,又要开导学生啦?”

    “哪里,王老师去上课了?”

    “今天排课都在早上,有得忙咯。”

    “程老师,可别对学生太严厉了,要宽容并济。”

    “柳主任说得是。”

    “呵呵,这位同学要努力啊。”

    ……

    一路上,李知秋发现过往的老师都和他的美女班主任打招呼,细心的他发现男人和女人看他美女班主任的眼光完全不同。

    那些年色已衰的女老师看着程秋菊的眼神中都带点羡慕和嫉妒,而男人的眼神隐约在程秋菊美好的身材上往返流连,带着某种贪婪和欲望。尤其是那位负责高一年级的年级主任,侵略般的眼神仿佛要把程秋菊身上的套装给剥个一干二净。

    跟在美女班主任的身后,李知秋的眼神自然也在那美好的背影上徘徊,合身的黑色小西装,堪堪到达膝盖的紧身裙,穿着黑丝的玉腿引人遐思,被裙子包裹下的翘臀扭动着,让人恨不得上去抚摸一番,难怪男人们的眼神都在那巡视。

    罪过啊罪过。

    在安平这个小地方,程秋菊这样的打扮无疑是前卫的,和那些白领丽人有得一拼,不愧是来自南江师范大学的高材生,紧跟着时代的潮流。除了那位清丽逼人的副校长,程秋菊在这学术氛围极重的安平一中的老师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二美女。这也是为何她会在两年后被人觊觎,走上一条让人惋惜的岔道,美色向来是祸根。

    “李知秋,你应该知道老师要跟你说什么。怎么样,跟老师说说你内心的想法。”来到二楼办公室,见里面的老师都去上课了,程秋菊也直接说了出来。

    “老师,我没有什么想法。”和前世一样的回答,李知秋的心境却是截然不同,这一世没有人能让他再感受到屈辱。

    “难道你就不想辩解一下那封情书的事?”对于这位骤然崛起让她脸上有光的学生,程秋菊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她下意识地不相信那封肉麻直白的情书会出自这位好学生的手笔。原本李知秋辩解两句,程秋菊便准备随便吩咐两句让他回去,却怎么也没想到是如此无所谓的姿态,让她不由有些气急,她还真没见过如此镇定的学生。

    “老师,我们班上喜欢李若寒的男生很多,那封情书只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而已,我也不是没有一点想法。”耸了耸肩,李知秋毫不在意这种面对老师的状态,那百年的经历让他面对任何大佬时都能处变不惊,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班主任,毫无威信可言。

    “那你的意思是说那封情书不是你写的?”听出李知秋话中隐含的意思,程秋菊脸上一喜,她真不希望自己看重的学生走上岔道。

    “我没这么说过,也许是,也许不是。”耸了耸肩,李知秋回答道。他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无论是谁借用他的名义都无妨,反而能让他从伤感中解脱出来。

    “你这态度……好了好了,回去吧,好好学习,别想太多。”

    见到李知秋如此无所谓的模样,程秋菊一阵气急,不过她对这样的对话感到有些不适的时候又很是新奇。曾几何时,刚刚踏出大学校门的她也曾幻想过和学生平等地对话,只是现实狠狠地给她上了一课,和学生打成一片只会让学生在她的课堂上肆无忌惮,引得学习成绩下降。在如今共和国的教育机制下,唯有狠抓、紧抓才能让学生努力学习,大势所趋。

    对于那封情书,程秋菊也没有想过继续深究,少年的懵懂不失为一种可爱,深究下去只会让大家惶惶不安,无法安心学习。

    “好的,如果老师还有什么事找我,让班干部叫我一下就行,省得您亲自过去一趟。”临出门的时候,李知秋随意地说了一句,留下坐在那里瞠目结舌的美女班主任。

    搞定了美女班主任,李知秋一脸平静地回到了教室,让一些注意他的男生失望不已。

    扫过那位班花的时候,李知秋发现心中已没有了任何岐念,也许帮她度过一劫之后,两人便不会再有交集。

    “怎么样?”看到李知秋回来,蒋军关切地问道。

    “你觉得我会怎么样?”反问了一句,李知秋继续埋头看起了课本,他可是想要在下次的期中考试来个一鸣惊人,换取学校对他的宽容。

    “考,牛气。”见李知秋如此淡定的模样,蒋军佩服地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低头看起了他从书店租借来的小说。

    第二天早起晨跑之时,刚刚走出男生宿舍大门的李知秋就看到一个娇俏可人的少女站在那里等候,在有点迷蒙的早晨中亮起了一道明媚的光迹。

    “早。”

    “早。”

    没有说什么,李知秋挥了挥手,便跑向了运动场,身后也传来一阵小小的脚步声。

    打完一阵太极,李知秋看了看在一旁草地上坐着的任筠,轻声说道:“我回去了。”

    “哎呀,时间不早了,我也回去了。”从那美好的动作中回过神来,任筠红着小脸站起身子,拍拍身上的运动服,跟在对方的后面走向宿舍,偶尔间还踩在晨曦照在身前男孩的影子上。

    “书记,已经准备好了,那边说一切妥当。”一个带着啤酒肚、脸色微胖的中年男子恭敬地坐在那里,半个屁股空悬着,小声汇报着事情的进展,时刻关注着沙发上那位清瘦中年男子的脸色。

    谁也不会想到,这位发言谨慎的微胖男子会是安平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而能让这位安平市委常委中排列前五的实权人物如此小心翼翼的,整个安平市不过两三人,他面前的正是安平市一把手、市委书记董诚。

    “让他们做得干净点,对方走的是省委宣传部的路子,难保不会引起上面的注意,绝对不能留下任何痕迹。”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董诚皱着眉头说道。其实他也不想和背景雄厚的年轻市长起冲突,但是对方将手伸进了农机厂,还要清查以前的账目,这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

    若是不趁着刘德才新来安平、立足未稳之时清除掉这个定时炸弹,董诚真怕自己会成为别人的垫脚石,临老都不能善终。

    “书记放心。”

    “去吧,小心点。等这件事过后,我会向上头提议你为党群副书记。”

    “是。”

    听到老大的承诺,杨东亮立马站直了身子,沉声应道,眼中却透露着十足的兴奋。

    等杨东亮走出房间,董诚无力地靠在沙发上,眼神有些空洞地看向天花板:“何必呢,我本就是要退居二线的人了,非要逼我。不让我好过的,我就让他难过。”

    说到最后,董诚的眼神变得犀利,从底层一步一步爬上这安平市的一把手,他绝不缺乏杀伐果断。

    “书记,我帮您放松一下。”穿着一身大红旗袍的彭湘摇摆着诱人的身材来到董诚身后,将对方的头部放在她那傲人的山峰上,双手轻轻地安抚着穴位。若是被安平宾馆的工作人员见到,一定会大跌眼球,谁会想到冷艳的总经理会有如此妩媚的一面。

    “小妮子。”

    一把拉过美人的小手,将对方傲人的身材置于怀中,董诚抚摸着那娇媚的容颜,狠狠地吻了上去,房间里很快便响起沉沉的喘息声。

    10月14曰,重阳佳节之期,本应是一片祥和之时,整个安平市府却弥漫在一片紧张繁忙之中。

    “游行队伍到哪里了?”按了按眉心,安平市长刘德才看向窗外那条泛着黑色的安平江,脸上却没有太多的烦忧。

    “已经到丽州路。”手机里一直传来前边发来的信息,秦和立刻回答了老板的提问。

    “嗯,人都到齐了没?”

    “除了前方维持工人秩序的范秘书长,几位副市长都已经到齐了。”

    想起那位不听使唤的女姓市府秘书长,刘德才皱了皱眉头:“走,去会议室。”

    当刘市长在市府办公室里面对着几位副市长咆哮的时候,请假一天的李知秋来到了游行队伍中,找到了正在那里紧张维持秩序的陈友道。

    “小秋,你怎么过来了,这里有点乱,快回你父母那里去。”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满头大汗的陈友道转头看到老友的儿子,关切地嘱咐了一声,他可空不出手来照顾对方。

    “陈叔叔,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很重要。”没有理会陈友道的急切,李知秋一片平静说道。

    见到李知秋沉静的面容,陈友道不由愣了一下,却在游行队伍的呐喊声中很快回过神来:“小秋,你陈叔叔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你爸爸有什么事要说,我回头去找他。”

    “陈叔叔,不是我爸爸找你,是……”凑到陈友道的耳边,李知秋轻吐一个人名。

    听到李知秋嘴里冒出的人名,陈友道悚然一惊,握紧了对方的手臂:“真是任…他让你来找我的。”

    “陈叔叔跟我来就知道了。”

    “走。”

    看了看周围,陈友道对着几位手下的民警吩咐了一声,就带着李知秋来到一旁的巷子里。

    ;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